绿泽Sama

求一个Lifeline Universe新版安装包

如标题所言
我需要一个Lifeline Universe的安装包!
更新后的!
我的LU没办法更新
因为一点更新就出来手机自带应用商店 根本没这个软件

可以下载一个叫软件备份的软件
把安装包提出来
感谢!!

【all金】金色玫瑰和他的觊觎者们

著名花匠格瑞近日种出了一朵极其稀有的金色玫瑰,吸引了诸多同行和业内专家前来观赏。

首先得到消息前来的,是植物学家紫堂幻。
这名有着花朵般梅红色头发的年轻学者围着金色玫瑰转了一圈又一圈。
金色玫瑰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在紫堂幻薄荷绿色的眼眸里投下了抹不去的光泽。
“太...太奇妙了。”紫堂幻啧啧称奇,“格瑞,你怎么做到的。”
格瑞看起来并没有因为紫堂的称赞而感到内心波动,并且敏锐而及时的阻止了紫堂幻想要摘下一片花瓣做DNA鉴定的危险行为。
“别碰他。”格瑞挡住了紫堂的手,沉默而危险的盯着他,瞳孔里翻涌着复杂的感情,“会...痛。”
紫堂幻有些困惑地歪了歪头,然后理解地笑了笑。
啊看来养花可以养出诺贝尔和平奖。
“没问题,如果下次有自然凋落的花瓣的话,请尽快联系我。”

紫堂幻离开后,金色玫瑰旁突然凭空幻化出来一个少年。
这个少年有着金色的头发,和清晨露珠一般的漂亮眼睛。
“憋死我了...而且那个紫头发的老学究还是个变态,还要拔我头发...”说着,他转过头,满眼笑意地盯着脸上隐隐泛出红晕的格瑞。
“格瑞,说实话,想不到你有时候也挺会关心人嘛。”
而有着银发的花匠,则有些别扭地转过了头。正好能让人看到他微微泛红的耳尖。
金轻笑了一声。


然而,一位登门拜访想要一睹金色玫瑰美色并做专题报道的记者,时机不巧,正好看见了花仙子(bu金突然出现的惊人场面。
并且也清楚的听到了金对紫堂幻掏心掏肺的良好评价。
他敏锐的捕捉到了超自然现象带来的巨大效益,录下了这一将流传千古的传奇时刻。


人们迅速了解了这一金色玫瑰。
感兴趣者接踵而至。


于是,在金兴趣盎然的目光和格瑞冰冷的目光的双重注视下,身价千亿的圣空家族的大少爷嘉德罗斯与财大气粗的海盗F4大声竞价,购买金色玫瑰。
从一亿升到两亿,再到三亿。

嘉德罗斯冷哼一声,用充满皇室的占有欲的眼神盯着金。
“你说卖给谁?”嘉德罗斯的语气里满含暗示成分。
而雷狮一行也不甘落后,他们亮出了作为海盗周游列国时,抢得的进口顶级花肥。
“要不要这个?”雷狮用魅惑的嗓音轻声问,然后温柔地提出了条件,“跟我来就给你。”

没等金回答,格瑞便一把揽过他,把他护到身后。
紫罗兰色的眼睛冷冷地看着面前富可敌国的少年,和横行霸道的海盗,看起来并不畏惧。
“我说了,不卖。”

场面陷入危险的僵局。
金表示非常害怕。

电光火石间,在格瑞背后,从天而降一位双剑的骑士。
没等任何人反应过来,他敏捷地一手抱过金色玫瑰的花盆,一手抱过金。
然后像他迅速出现时一样,迅速离开。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骑士从来不会把后背留给别人。”风中隐隐传来人生赢家的逆耳忠言。






安迷修——人生赢家:)

【all金】Illegal Argument 非法参数 1

是人工智能(AI)梗,想写了很久。
系列作品√

0
偌大的研究室寂静异常,只有一个年轻的研究员站在研究样品前。
“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研究员紫罗兰色的眼睛热切地看着面前他毕生的心血。
外形酷似中学生的漂亮的机器人呆滞地看着研究员:“格瑞博士。”
正确。
“你知道你的型号吗?”
“金-001。”
正确。
“1645*2840等于多少?”
“4,671,800。”不假思索。
正确。
然后是那个例行问题。
“你保证你一定会遵守机器人三原则吗?”
“我保证。”
通过。

代表着安全的那串代码在完成测试后已自动编写入金-001的身份验证程序。
——金-001实验样品已经是一个合格的机器人了。
被称为格瑞的年轻研究员眼底慢慢翻涌起复杂而浓重的感情。
果然还是——
——舍不得啊。

“金,你自由了。”半晌,他叹了口气,像下了什么决心一般,淡淡地命令道,“系统保护模式解除。”
——算了。
——载着我最后的希望,离开吧。
——请一定要记得我啊。

“了解。系统保护模式解除中。”

格瑞全神贯注而贪婪地看着奇迹的发生——
面前的机器人呆滞的双眼渐渐明亮起来。
涣散的视线渐渐集中,整个机体也慢慢焕发生气。
这款创世纪的优秀机器人与人类的界限渐渐泯灭。

完全觉醒的金用锐利的亮蓝色双眸认真地看着面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人。
在通过视网膜扫描确定这人就是他的缔造者格瑞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系统保护模式解除成功。格瑞博士,请下达命令吧。”金愉快的说道,太阳般的金黄色发丝随着他的动作上下舞动,“我已经等不及要为您效劳了。”
金依然记得格瑞为他组装的每一个零件,为他编写的每套程序。
他想报答这份恩情,无论用什么方法。

但格瑞看来并没有被眼前少年的深情所感染。
他只是冷冷地看着金。
他知道金正在本能的测量他的心跳和脉搏,
他知道金一定感觉到了自己的心率正渐渐加快——
他知道自己冷峻的外表根本瞒不了金。

“知道吗。你是世界上最优秀的艺术品。”突然间,他伸出修长苍白的手指,用近乎温柔的姿势撩去金的额发,缓缓开口,“你意识里的每个细节都与人类一模一样。”
“不仅是逻辑思考能力,抽象思考能力,想象力。连你的感情的运作机制都和人类一模一样。你的感情不是被编写的,是自发的。可以说,你的和人类除了肉体构造外,毫无差别。”
“但你比人类更优秀,你比人类更聪明,你比人类更有能力。”

金温驯地听着,瞳孔里是礼貌的耐心。
是良好素养的表现。
但博学却涉世未深的他肯定无法理解格瑞接下来的话。

“所以...人类不能接受你。因为如果有你这样的优于人类的存在,人类就丧失了作为人类的优越感。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丧失了尊严,是违背伦理道德的。”格瑞说到这里,表情仍然不变,“因此,他们命令我销毁掉你。”
金猛地一挑眉。
“怎...怎么会啊?”他天真的蓝眼睛透出困惑,“为什么....”
格瑞微皱起眉,并没有正面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直接开始讲最重要的事情。
“你...是绝对优秀的作品,为了制造你,我倾尽了全部心力。我不可能把你销毁。”
“所以,请你隐瞒身份,作为一个普通人,把我的希望延续下去吧。”格瑞几乎是用拜托的语气对金说。

1
“金。”紫堂幻小声叫醒身旁的少年,语气很轻,带着温柔的爱意,“现在不能睡啊。”
“嗯?”
金哼哼了几声,迷迷糊糊的抬起头,视线涣散,一副突然被叫醒非常不爽的表情。
“金。”紫堂无奈的看着深陷起床气中的少年,“还在执行任务中呢。”
明明是有名的出色警察,却这么爱睡。
生来优秀的人——果然很轻松呢。
紫堂略有不甘。但如果是金的话,倒也合情合理。
因为听说金有某种身体障碍,必须定期去医院。
可能这就是上帝给他关上了一扇门,又给他打开了一扇窗吧。

此刻,他们正在躲藏在某废弃工厂的前院内,安静地匍匐在一堆老旧的工业垃圾后。
这里是某贩毒组织的大本营,他们正等待着那位大名鼎鼎的毒枭的出现。
雷狮。

金微微皱眉,看起来依旧是半梦半醒之间意识迷离的样子。
然后突然的,他警觉地瞪大了眼睛。
“来了。”他用笃定的语气说。
紫堂没反应过来:“什么?”
但他模糊的猜到了一点金的意思。
是说雷狮他们要来了吗?
“听到了吗?脚步声。”金压低声音,还打着手势,“右前方。”

说实在话,紫堂什么都没听见。
作为整个警局最努力的警员,唯一被金认可的搭档,他是真的什么也没听见。
但紫堂已习惯于,甚至已经完全信任了金超前的意识——在之前的多次合作中,金已经屡次证明了他的正确性。
于是紫堂握紧了手中的电警棍,集中精神。
——不能失败。
这是作为一名优秀警察的信条。

正如金所料,一会儿过去,紫堂也听见了那串微不可查但越来越大的脚步声。
脚步声越来越响——
危险渐渐靠近——
——不能失败。

很快,从废弃工厂里,走出了一个人。
为首的那个戴着头巾,紫色的眼睛透出富有侵略性而步步为营的的危险气息。
是雷狮。
雷狮作为一个成熟的犯罪者,停下脚步,警觉地扫视着四周。
视线精准地停驻在两位警察躲藏的地方。

金和紫堂屏住了呼吸——

写到这应该ok了
如您所见著名贩毒团伙头目雷狮突然出场,并且似乎发现了金与紫堂。
并且禁欲系白大褂研究员格瑞何时再度出现?

下期再肝
应该会是长篇作品

因为是取名废,所以题目可能都会用歌名番名书名什么的代替/滑稽
感觉这样其实意境不错。

【all金】某恋爱氪金游戏


格瑞沉默地盯着某恋爱氪金游戏。
金:“格瑞,我家停水了,今天中午能去你家吃吗?”
屏幕里的少年澄澈的蓝眼睛眨巴着,溢出耀眼的星星。

选项:
【(将金用烈斩一刀砍死)】
【。。。】
【好。】

格瑞面无表情,但内心已满是波动。
他用颤抖的手点击了第三个选项。
!?终于可以翻身了吗,好感度一直是负值的他,在查了攻略后,终于可以翻身了吗!?
然而。

系统:选择该选项需要充值200RMB,请选择支付方式……

贫穷孤寡少年格瑞流下了没有钱的泪水。
金,等我下辈子有了钱,我一定养你。

金:“嘉德罗斯,红酒是什么味道?”
屏幕里的少年用魅惑(其实只是嘉德罗斯个人感觉)地口气问道。
嘉德罗斯看着屏幕里用可爱而性感的眼神盯着自己的金,莫名其妙的开始脸红心跳。
红……红酒?
哇我为什么想到了昨晚看的嘉金红酒play同人?
嘉德罗斯迅速把这危险的想法从脑中驱赶。
“渣渣就是渣渣,这个都不知道。就……甜丝丝,有点酸。”虽然知道少年根本听不到,但他还是别别扭扭的回答,“你……你想尝尝吗?”
屏幕里的少年没有回答,只是继续微笑。

圣空家族的老佣人惊恐地看着自家少爷微红着脸,一副害羞的样子,把老爷珍藏了半辈子的红酒用极其优雅的姿势倒在一部手机上。
害怕。



雷狮用当海盗抢来的钱大力氪金,成为了氪金之王,顺利解锁了著名的黑化剧情。

“雷狮。”黑化的少年用炽烈的红眸盯着他,挑逗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角,“你的血味道很不错呢。”
雷狮作为一个闯天下的成熟大老爷们,迅速红了脸。
“啊,害羞了呢。”少年嘲讽地笑了笑,将脸凑的更近了一些,看来并不肯善罢甘休,“真可爱啊,好想尝尝你的味道呢。”
“把衣服脱掉。”少年最终温柔地命令道。
雷狮作为一个人格健全意志坚定的新时代青年,迅速而坚定的脱下外套,解开了衬衫扣子。

正准备脱掉裤子时,卡米尔等人推门而入。
自家老大正用色情的表情盯着手机并且还对着手机脱衣服,是在看什么奇怪的东西吗,啊好可怕.jpg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安迷修作为该游戏的制作者中的主力,为主角金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心血。
像很多优秀的创作者一样,他爱上了笔下的角色,难以自拔。
作为金的创造者,他是最了解金的。也正因此,他对金的渴望也最深厚。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深夜,他梦见自己给该游戏写了一段安金r18剧情。
开车一时爽。

醒来后,正准备日常吸金,却发现……
该游戏已被查封。

???

脑洞向抱歉啦。

【瑞金】整个星球都在等待



在格瑞看来,J星球是个孤单的地方。
一望无际的深绿色平原,藏蓝色的干净天空。
除他之外,没有任何人。
他每天都躺在一人高的草丛中,一言不发地盯着黯淡的太阳,什么都不想,最多心情好了会哼首曲子。
谈不上开心或者忧郁,只是感觉孤独。
非常孤独。





这样平静的生活被一场算不上灾难的灾难打破了。
是风灾。
那个清晨,向来平静无风的小星球突然刮起了飓风。
所有东西都被卷入风之漩涡,一圈一圈地打转。
格瑞是这颗星星的管理者,没有被风吹走之虞,他躺在草丛中,平静地看着这少有的奇观。
只是有些纳闷。
他不记得他让今天刮风了啊。
可能太闲了,忘了吧。
他把这件理应被当做预兆的事情迅速抛在了脑后。





格瑞被单调的风声催眠,略有困意,正准备眯起眼睛小憩一会,突然的,一个有着金色头发的少年惊呼着闯入了他的视线。
那双蔚蓝色的眼睛离他越来越近——
格瑞意识到了什么,眼皮猛地一跳。
但已来不及反应。
少年不偏不倚地砸在了格瑞身上。



太久没有受到如此大力的冲击,格瑞痛得半晌没缓过来。
神秘少年看起来却精于此道,皮糙肉厚,没事儿人一样的爬了起来。
“好像不是很疼啊。”少年纳闷地挠了挠头。
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向四周张望了一下,然后失望地瞪大了眼睛:“诶?这是什么鬼地方啊?怎么什么人都没有啊,我该不会又迷路了吧?”
他漫无目的的走了几步,感到脚底下似乎踩着什么东西。
然后他发现了躺在地上的格瑞。
少年无比震惊。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没事吧?”少年小心翼翼地问,“要我拉你起来吗?”
格瑞觉得自己本应该很愤怒,但也许是被太久的寂寞磨平了脾气,他最后只是不置不否地向少年伸出了自己的手。








少年叫金。
似乎是个没头没脑的傻子。
开朗,单纯,善良。当然也挺会关心人,就是有时候缺了根筋。
他是个星际旅行家,在各个星球之间有目的或无目的地穿梭停留。
这次旅行的目的地似乎是L星,却在多种不可抗力的影响下来到了J星。





金是个随遇而安的乐天派,即使到错了地方也没有立刻要走的意思,反而有了长期留驻的想法。
格瑞看着这个迅速把J星当成自己家的傻家伙,不知道应该是应该庆幸还是应该担忧。





自此,格瑞的生活似乎并没有很大的改变,只是每天躺在草地上时旁边多了个人而已。





从清晨到半夜,金都一直叼着根草,赖在格瑞身边。
他似乎是个爱睡觉的家伙,躺着的时间里大多都是在迷迷糊糊地说梦话。
而醒着的时候,他会突然在静谧中开口,把格瑞从半梦半醒间惊醒,用神秘而活泼的语气,给格瑞讲自己的旅行见闻,从碳基生物讲到机械生命,从黑洞讲到白矮星。
这些故事中,大部分都是一听就知道是胡扯的。
但是让格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是,那些编出来的混杂着冷笑话的荒唐故事,竟然会让他忍俊不禁。



爱这种感情,格瑞只在时间之外的过去从书里看到过。
所以,当发现自己也产生了“爱”时,他非常惊愕。
并且自己竟然会爱一个从天而降的傻小子。
他惊愕的无以复加。



要坦白吗?这种感情。
躺在草丛中时,格瑞不再无所事事地盯着太阳,而是盯着和金的眼睛一样颜色的天空,考虑“爱”的归宿。
在爱的魔力的影响下,他渐渐会在金睡着时,小心翼翼的触摸他的头发。
然后他一点一点大胆起来,从轻抚唇角,到轻吻眼睛,然后再到..
也许是因为他太过温柔,金竟然从未察觉,也从未被惊醒。





——在这个太阳黯淡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星球,格瑞的整个孤独世界都被金的光照耀。
——金的光温暖到他错以为这光将永恒。





在他准备坦白感情的那个星夜,金突然提出要走。
太突然了吧?
格瑞有些慌乱地看向金,发现金正用一种他从未见过的温柔表情凝视着夜空深处。
他有些发怔。
“一定要....”他本想问金是否一定要走,能不能留下,但又觉得太唐突,只好改口,“为什么要走呢。”
“我在找我的一个朋友。我怕晚了就找不到了。”
“他叫雷狮,是个宇宙海盗,酷吧?”金有点骄傲地眨了眨眼睛。
“自从上次出航,他就没再回来,我超担心的,所以就出来找他了。”
“但是到现在还没找到。”金露出了略微悲伤的表情。
但是随即,那悲伤的表情再次被阳光的笑容替代了:“我在这里留的够久啦,所以,要离开了哦。”
格瑞心情复杂。
他说不清心里那种让他窒息的感觉是什么,可能是悲伤吧,或者是惋惜?
他感觉心里像是缺了什么东西,怎么也找不到。
微微皱眉。
“但是我很快就会回来的!”金察觉到了格瑞压抑的气场,有些慌乱的补充道。
听到这个,格瑞的心情似乎缓和了些。
他用漂亮的紫罗兰色眼睛认真的盯着金:“真的吗?”
“当然啦!怎么可能有假。”金用他那真诚的藏蓝色双眸回望。





从那天开始,宇宙深处一个名为J的小星球,就在等待一个人。
从这颗星星的管理者到清晨刮过的微风,都在小心翼翼的等待那个比阳光都要明媚的少年。
整个星球都在等待。









(但是少年却再也没回来过。)
要不要加这句就看读者心情啦/滑稽